女子抽脂后大腿肿胀 美容院:不能证明是手术引发     DATE: 2019-12-15 04:55:58

  原标题:成都女子称抽脂手术后大腿麻木肿胀,美容机构:不能证明系手术引发

  封面新闻记者 李智

  12月3日,成都市民余女士再次来到成都熹亚婕熹卡(下简称“熹亚美容”)医疗美容门诊部进行协商,但双方未能达成一致。

  今年5月3日,余女士在熹亚美容做了一次大腿抽脂和面部整形手术,通过按揭贷款,共付款22800元。

  余女士称,术后她的左大腿出现了麻木、肿胀、积液和疼痛,“我认为是熹亚美容所做抽脂手术所导致的,要求医院退款,承担后续治疗费用。”

熹亚婕熹卡医疗美容门诊部熹亚婕熹卡医疗美容门诊部

  3日中午,熹亚美容一位负责运营的陈经理回应封面新闻称,医院一直配合余女士处理问题,“这次手术并没有涉及产生积液的膝盖,如果能够证明余女士大腿出现问题是因为抽脂手术引起,医院会负责任;如果不能证明,医院考虑用法律手段,起诉余女士干扰医院正常经营。”

  患者自述

  抽脂手术后,大腿持续肿胀麻木疼痛

  12月3日,余女士今年45岁,她告诉记者,今年5月她在熹亚美容做了一次医疗美容手术,包括大腿抽脂,瘦脸,面部整形等内容,支付了22800元,“我首付了4000元,剩余款项是按揭的,每个月还款1124元。”

余女士的付款记录(余女士通过贷款,一次性付给美容机构费用。)余女士的付款记录(余女士通过贷款,一次性付给美容机构费用。)

  由熹亚美容出具的“门诊手术记录单”显示,这次手术于2019年5月3日11点50分开始,结束于14点30分,持续2小时40分钟。

  余女士称,术后十多天,她发现做过手术的左大腿出现肿胀、麻木、积液和疼痛的情况,于是到熹亚进行了处理,“当时帮我抽出了不少积液,术后恢复,我也是按照医生叮嘱来进行的。”

  她说,从5月做手术至今,在半年情况里,大腿出现的异常情况,并没有得到缓解,“大腿还是感觉到麻木和肿胀,都影响我走路了。”

余女士称出现积液的膝盖。余女士称出现积液的膝盖。

  她认为,她的大腿之所以出现肿胀、麻木和疼痛,是因为抽脂手术造成的,“因此我要求熹亚美容医院退还我的款项,并且承担我后期的治疗费用。”

  余女士出示的一张《邛崃市医疗中心医院报告单》显示,她的膝盖存在少量积液,“大腿出现的麻木和疼痛,医生给我解释说是末梢神经受损,只能感受到,检查不到。”

  记者查询

  医生有执业医师资格 但做手术时,尚未被注册到这家医院

  根据余女士的说法,为她做手术的是一名罗姓男医生,但熹亚美容出具的手术记录单显示,那次手术的主刀医生姓名邱,罗医生只是手术中的一个助手。

  但余女士提出了异议,“从始至终为我做手术的就是罗医生,根本没有什么邱医生,病历被篡改了。”她说,据她了解,在做手术时,罗医生根本没有在熹亚美容执业的资格。

  根据《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(2016修正版)》,负责实施美容外科项目的医师,应当具有执业医师资格;应具有6年以上从事美容外科或整形外科等相关专业临床工作经历;经过医疗美容专业培训或进修并合格,或已从事医疗美容临床工作1年以上,方可进行医疗美容手术。

  关于这位罗医生的执业资格,封面新闻也通过官方渠道进行了查询。

 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执业医师官方查询渠道显示,这位罗姓医生具有外科专业执业资格,但目前已不在熹亚美容门诊部执业,而是注册到了重庆一家医疗美容机构进行执业。

  审批记录显示,医生罗某5月10日通过审批注册,而手术是在5月3日进行。

  而根据成都市武侯区行政审批局审批记录显示,这位罗医生于今年5月10日通过审批注册到熹亚美容,而余女士手术是在5月3日完成的。

  也就是说,这位医生在为余女士做手术时,尚未被主管部门批准注册到熹亚美容。

  多位医疗行业人士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如执业医师更换医疗机构执业,需向主管单位提交审批变更执业机构,变更后才能到新的执业机构执业,但也存在会诊、医院委派等少数特殊情况。

  医院回应

  不能证明是因抽脂引发,已影响医院营业

  为了解事件缘由,12月3日中午,封面新闻记者也来到成都熹亚婕熹卡医疗美容门诊部了解情况,该院一位负责运营的陈经理做出了回应。

  “对于余女士这件事,医院一直积极配合处理,但余女士索要的赔偿太高了。”陈经理说,余女士自称大腿出现了麻木和胀痛情况,但并未证明这是由于医院抽脂手术造成的,“而且余女士出现积液的膝盖,并不在抽脂手术所涉及的范畴。”

  她说,如果能证明是抽脂手术造成的,医院会对此负责,但余女士一直拒绝接受医院的检查。

余女士的付款单据。余女士的付款单据。

  陈经理向记者确认,为余女士做手术的,的确是这位罗姓医生,但对于“罗医生5月3日做手术时并未注册到熹亚美容”,她表示自己负责运营,不太了解此事。

  陈经理说,医院和余女士进行了多次协商,而余女士的部分行为,已经影响到了医院的正常营业,“医院考虑通过法律手段,起诉余女士的不当行为。”

  目前,余女士已向卫健部门进行投诉,双方还在协商中。

  律师建议:

  患者可调取病例,论证病情成因

  12月4日,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纪师俊律师建议说,对于医疗纠纷,患者可以调取最原始的病例封存,是否要进行鉴定,具体要看是什么疾病,不过一般来说,采用医疗鉴定,是明确双方责任最直观的方式。

  她建议说,医院和患者双方都理智客观处理,患者要理智按步骤调取病例,论证病情成因,医院如认为已方没过错,更应鼓励协助患者了解整件事情。